高交会三大通讯运营商专家:5G的发展现状与趋势!

摘要 11月17日下午,在深圳市会展中心举办的第十九届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以下简称为:高交会)上,三大通讯运营商的专家,在记者服务广场活动上以“目前5G在相关领域

        11月17日下午,在深圳市会展中心举办的第十九届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以下简称为:高交会)上,三大通讯运营商的专家,在记者服务广场活动上以“目前5G在相关领域、相关企业的发展情况,以及未来发展趋势与机遇”为主题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和分享。

30.jpg

(图:高交会新闻中心)

        以下为交流的实录内容:

        主持人:各位记者朋友,大家下午好。为了方便记者朋友获取更多新的线索、及时了解高交会的信息,我们新闻中心会举办数场记者服务广场活动。我是高交会新闻中心的唐思。大家可能已经注意到记者服务广场跟普通的新闻发布会是不一样的,我们也是想营造一种轻松愉快的氛围,我们各位嘉宾也没有着正装,大家提问和交流的时候放松一点。

31.jpg

(图:主持人 唐思)

        两天来,在高交会乃至深圳各个地方都能看到记者朋友忙碌的身影,首先我代表第十九届高交会新闻中心对各位记者朋友表示感谢。

        近段时间5G受到热议,同时这也是我国在通信领域弯道超车、制定国际标准的一次重要机遇。今天,我们邀请到三位5G领域的大咖,也就是我国三大通讯运营商的专家与大家交流。下面我介绍一下三位嘉宾,他们是:中国电信广州研究院移动通信研究所所长(总经理)王庆扬先生、中国移动研究院无线与终端技术研究所所长丁海煜先生、中国联通网络技术研究院无线技术研究部主任冯毅先生。

        因为三位专家都是5G领域的大咖,请允许我对三位嘉宾多做一些介绍。

        王庆扬先生是高级通信工程师,2000年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电信学院,获工学博士学位,现任中国电信广州研究院移动通信研究所所长、中国电信科技委委,主要研究方向为移动通信系统的关键技术、网络规划和优化。2008年起王庆扬先生组织开展LTE技术研究,制定中国电信CDMA与LTE融合组网技术方案,支撑中国电信4G网络部署和维护优化,相关成果获得2015年中国通信学会科学技术奖一等奖,近期重点研究5G、NB-IoT/eMTC等新技术。

32.jpg

(图:中国电信广州研究院移动通信研究所所长、总经理   王庆扬)

        丁海煜先生毕业于浙江大学,是高级工程师,全面负责中国移动无线网络的标准制定、产业构建、商用部署及网络演进,主导打造出世界一流的4G精品网络。主持、参与了TD-LTE规模试验、组网方案等多项国家科技重大专项,获得多项省部级科技进步奖。目前重点负责中国移动5G网络的商用部署方案研究。

33.jpg

(图:中国移动研究院无线与终端技术研究所所长   丁海煜)

        冯毅先生是高级工程师。长期从事移动通信网络规划、研发、设计等工作,现任中国联通网络技术研究院无线技术研究部主任,目前主要负责中国联通的4G和5G无线网络、物联网的技术路标、发展战略方面等研究工作。

34.jpg

(图:中国联通网络技术研究院无线技术研究部主任   冯毅)

        下面请三位分别介绍一下目前相关领域、相关企业的5G发展情况。首先,请王所长介绍一下中国电信在这方面发展的情况,有请。

        王庆扬:谢谢主持人,我是中国电信网络研究院王庆扬,我非常荣幸有这个机会代表中国电信的5G研发团队将我们中国电信在5G研发工作的总体概况作一个初步的介绍。

        中国电信积极参加ITU和3GPP标准研究与制定,具体包括ITU的SG13未来网络组,以及3GPP的系统与业务(Services and System Aspects,SA)、无线接入网(RAN)、核心网与终端(CT)等多个技术规范组的工作。2016年以来,截至到2017年8月底,中国电信共主导或联合主导5G国际标准立项20项、提交国际标准文稿258篇、专利申请102项。立项内容包括“LTE与5G核心网连接性”、“基于5G架构的多接入流移动性研究”、“面向第三方的业务链计费增强”等R15立项。 R15会在2018年6月份完成5G第一个商用的版本。

        这几天正在瑞士召开的ITU SG13会议上,中国电信牵头的“IMT-2020网络支持FMC的业务调度”标准立项获得小组通过,主要内容是在IMT2020 固移融合网络中,研究如何对业务进行灵活调度以实现不同的业务由合适的网络上进行承载。

        这些标准对运营商来说重点是关注5G的业务需求、场景,还有网络的架构。中国电信主要是在固移融合,在4G、5G建成了全球最大的LT-FDD的网络。去年,我们完成了首个NB-IOT网络的部署。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31万个基站开通了NB-IOT的业务。

        其实NB-IOT简单看是4G的蜂窝互联网技术,可能会实现将来5G大规模连接、mMTC的业务场景。所以,它有可能会进入ITU 5G的候选技术。目前,在国内的先进院组织我们制定5G的技术方案,准备提交给ITU作为候选方案。除了标准化工作之外,还做了一些原创性的工作。5G的仿真平台,是我们5G团队自主研发的,对于5G的关键技术进行仿真,可以对技术的选择进行分配,是标准制定的评判依据。在5G高频共存仿真方面,完成与高通、华为、爱立信等近10家公司的校准,并向3GPP输出高频ACIR仿真结果,(中国电信)是3GPP中唯一提供结果的运营商,为5G无线频谱划分和设备指标制定提供可靠的评估体系。基于这条仿真平台,有助于我国向ITU提交评估铺提案,为我国掌握标准的评估话语权做出一定的贡献。

        我们还要再提一下,我们在5G的网络切片方面做了一些工作。在之前,我们做了一个EMANO的开发,这是属于我们中国电信自主知识产权的,EMANO是提供业务编排和资源调度的核心运营平台。中国电信做了这个开发,对于运营商提升业务交付和运营效率是有重要意义的。这个EMANO从去年开始,现在已经完成了1.5的版本,实现了对母体业务、基于LTE的语音业务,后续也会对更多支持5G核心网的业务编排。目前,我们也实现了与多个厂家的运营管理平台的对接、VMFM的对接,包括华为、中兴等。与这些管理功能进行对接,对将来灵活部署是有巨大意义的。我们是三层解耦的,从硬件到基础这一层,再到虚拟化网络功能这三层解耦。

        另外,基于EMANO会增加网络芯片的功能。今年9月份,我们和中国电力、华为共同启动了电力芯片的项目。这个主要是发挥各自的优势,验证通信便利跨产业合作,主要面向的场景是配电自动化、用电信息采集等。这两个产品,是我们跨界的合作。

        我前面讲的是一些基础性的标准和创新性研发,还有一些到时候根据主持人的提问再说。

        主持人:感谢王所长,下面请丁所长介绍一下中国移动方面的情况。

        丁海煜:大家好,我是来自中国移动的丁海煜。我也跟各位介绍一下中国移动在5G方面的研究,包括工作开展的情况。大家都知道4G改变生活,5G改变社会。5G是一个全新的通讯技术,这种通讯技术未来跟人工智能、大数据紧密结合,会开启一个万物互联的全新时代。针对5G全新的技术而言,中国移动从2013年就开始启动5G相关的研究工作。中国移动的5G研究工作具体来说分几个部分,主要是几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关于顶层设计;第二方面还在开展相应的技术研究;这三个是我们会在相关的标准制定方面去做相应的工作;第四个是跟产业界一起推动产业的发展;第五个是关于在应用和创新方面,融合创新这块开展相应的工作。

        从2013年开始,我们启动了顶层设计工作,在整个国家整体部署和政府指导下,我们开展相应的工作。我们从今年2月份就在世界通信大会上发布中国5G样机和需求白皮书。中国移动是我们国家MT2020推进组的副组长,也是需求组的组长。围绕5G的需求,我们做相应的工作。顶层设计这一块,和中国的产业界一起推出了5G的愿景和需求白皮书。在此基础之上,我们在需求的引导下,在策略上围绕着端到端的关键技术的设计,包括支撑国家的频谱规划都在做顶层设计。

        第二块是关于技术研究。中国移动围绕着5G全新的通信网络架构,包括在核心网这块推出了基于服务架构的核心网,在接入网这块提出了我们自己的理念——以用户为中心的接入网的架构。在整个空中接口无线技术这块也提出了我们自己相应的技术,就是以大规模的天线,这也是5G的一个关键核心技术,大规模的天线以及软件定义空口的技术,以这三个技术为核心形成了整体的核心技术体系。我们围绕这个技术体系,和其他产业界的专家和单位一起做相应的合作,提出了新的编码、全新的空口技术的研究。

        在标准引领这块,中国移动也是标准引领的先锋。我们在4G时代在标准这块积累了丰厚的技术实力,在5G时代,我们凭借实力也进入了国际通信标准的第一阵营。我们主要是围绕三点进行标准的运营:第一个是承担多项标准化领导职务;第二个是承担了一些重大项目,(中国移动)是一些重大项目课题立项的负责人;第三个是积极贡献相应的标准化文稿。中国移动在3GPP全会承担了领导职务,相应组织的副组长、成员。我们在重大立项这块,在标准里面,我们设立了5G场景和需求,还有5G网络架构研究的项目立项,(中国移动)是这两个项目的报告人。尤其是在5G的网络架构研究,这是中国公司第一次在国际上作为网络架构研究的牵头负责人进行标准制定。

        第三块我们积极贡献标准化的文稿。目前,中国移动在国际上的标准文稿超过730篇,中国移动在标准这块还是做出了很多贡献。

        在产业推进这块,中国移动也是比较早的运营商。我们相应的工作目标,我们提出的启动最早、规模最大、推进最迟作为我们工作目标的推进。

        我们今年正式发布了关于3.5GHz的5G系统样机的测试指导建议书,去指导整个产业通过需求引领的方式开发相应的5G产品。除了相应的建议以外,我们也在政府的指导下积极开展相应的试验。到2017年之前我们都在积极开展相应的技术研究试验,我们预计在2018年到2019年会启动相应规模的试验,争取在2020年实现5G的商用。

        除了产业之外,大家知道5G也是全新的网络,面向整个垂直行业,需要各行各业融合创新,打造一个全新的生态。为了开发更多的应用创新,中国移动也在努力进一步开展更多的融合创新,打造生态。从2016年开始,中国移动就成立了5G联合创新中心。目前,这个5G联合创新中心已经有112家成员单位。其中在全球,包括国内国外构建了12个开放实验室。现在,我们围绕六大领域在开展相应的工作,相信能够跟各行各业的同仁们一起以多样化需求引领的方式,与各个行业的专家一起打造出5G全新的生态。我的介绍大概就这些,谢谢。

        主持人:谢谢丁所长,下面请冯主任介绍一下中国联通的情况。

        冯毅:作为三家运营商比较小的一家运营商,我们在4G的起步稍微慢了一点,我们痛定思痛以后,在5G上做了一些初步。我们主要是从面向需求方面跟大家简单介绍一下,主要是从四个方面:一是无线技术标准研究取得的请战;二是基于eMEC,把5G技术4G化;三是对于网络IT化相关的工作;最后一方面,是对于未来网络智能化的工作。

        无线技术这块,刚才两位所长都讲了在标准化组织里面,运营商积极推动4G、5G的发展,响应国家的号召,都下了很多精力。中国联通也提交了将近100多篇文稿,尤其是在频率的选取方面,同时也在ITU组织里面承担了一些角色。在技术方面主要是针对于无线空口适应行业应用方面重点开展的研究,上行覆盖的增强等。第二方面是MEC,我们从去年开始就和一些OTT,还有设备厂商联合做了一些MEC实验。比如上海奔驰的演艺中心做了大规模的演唱会现场视频回传的案例,还针对爱奇艺公司等做了一些关于视频实用化方案的验证。包括这次在展会上,中国联通展台最大的一角是针对腾讯公司王者荣耀游戏加速的服务,这都是基于未来5G的技术在4G网络上的体现。

        在通讯网络的IT化方面,主要是两个方面。

        云化方面,我们积极实现做未来5G通讯云网络部署,做一些基础。我们预计2018年会开始网络通信云网络的试点商业部署,在2019年会进行通信云规模的部署。同时,面向未来AR、VR、在线游戏、车联网等,我们也在积极推动4G和5G核心网的融合。对于网络切片这块,我们也在积极跟进,做好技术的储备。

        在智能化方面,主要是引入网络SDN和MV。目前,我们已经完成了网络编排器原型的开发和相关的验证测试,预计在2018年能够在部分省试点进行网络编排器小规模的试点。另外,我们面向未来基于网络大数据AI能力的研究,希望能够通过网络的数据给企业用户、行业用户提供多维度的重建方式和智能化需求的分析。这就是我大概对于中国联通5G发展的内容,谢谢大家。

        主持人:王所长为了大家便于理解稍微补充一下。

        王庆扬:我们知道将来移动的应用,很多是面向垂直应用,拓展蜂窝网络可以实现它更多的价值。比如NB-IOT,对于智慧城市、物联网的应用,它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个技术。中国电信在部署NB-IOT网络的同时,考虑到NB-IOT的引入对于开发者来说有一定的门槛,所以为了便于开发者利用NB-IOT的技术,中国电信开发了EZLT系统,让IOT的开发更加容易。通过EZLT只要四步:第一步是可视化定义,第二步是终端集成,第三步是可视化调试,第四步是应用对接。

        另外,基于4G网络的物联网技术,我们在2017年上半年搭建了环境,启动了实验室的测试验证,在最近要开始外场试验,争取在2018年实现EMTC的商用。

        我们在车联网方面也做了很多工作。今年,中国移动、大唐移动和百度联合发布了基于车联网的无人驾行动计划。这个计划会从数据平台、安全驾驶以及智能车路协同这三个领域联合快餐车联网相关技术的研究工作。

        我们要开展的以上相关垂直领域的研究工作,离不开开发环境。所以,中国电信从2016年10月份开始设立了5G联合开发实验室,这个实验室是负责构建测试开发环境,组织相关的网络应用和终端合作开发认证、测试、展示相关的成果。联合开放实验室由三个中心组成:第一个是架构与技术创新中心,这个重点是在技术标准、原创的技术创新方面的;第二个是泛在物联与创新中心,这是面向物联网应用的;第三个是网络与终端创新中心,这个主要是做网络技术的应用与运营,终端和卡的相关研发创新。

        在做完实验室联合、跟产业链一起做联合实验,我们还要进行相关的外场试验。2020推进组在国内已经组织了相关的测试。从2016年到2018年,我们的5G基础研发测试是分为三个阶段的,我这个是指国家的,包括第一阶段的5G关联技术试验,第二阶段5G技术方案验证,第三阶段5G的系统验证。目前,已经到了第三个阶段,中国电信在前期深度参与了前两个阶段,第三个阶段我们积极参加工信部组织的测试,同时为了做好配合,进一步丰富场景,我们还有更多的试验,我们计划在6个城市开展相关的试验。

        我们更多的是在技术系统和应用的结合方面,比如:我们将5G技术与智慧城市的核心规划结合助力智慧城市的建设。另外在双创方面,怎么借助5G的试验推动双创的工作,以及在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方面如何利用5G技术来助力,还有AR、VR等新的应用,国家“一带一路”发展等等这些相关的领域都可以通过我们的试点来助力国家总体发展战略。

        我们在8月9日发布了中国电信5G创新示范网白皮书,第一阶段是到2018年底小规模的试验,从2019年开始进一步扩大。在10月27日,深圳开通了第一个5G基站。我们相关工作也在积极推进,我们也是希望能够响应国家的要求,在2020年能够实现5G的商用。我就补充这些。

        主持人:谢谢三位嘉宾。5G这个技术,从国家层面上来讲,是我们国家追赶国际先进技术、参与制定国际先进标准的一次机会。从个人的生活上来讲、对老百姓来讲,以后不管是上网、通信,都会更加方便。我听说一部电影只要几秒钟就能够下载下来,对以后的生活会带来很多便利。我个人对5G有很多问题,我相信在座的各位记者也有很多问题。下面,就把时间给各位记者。各位记者如果有问题的话请举手提问,提问时请自报家门。下面,请记者提问。

        记者:我是澳门月刊的,请问一下中国移动丁所长,中国5G标准化的研究与欧美是否有密切的交流与合作,具体在哪些方面?

        丁海煜:标准化这块,一直以来,移动通信领域的标准。深圳的主战场是在3GPP开展工作,这个标准是一个国际化的标准,这肯定是包含了全球各个国家相关的专家。您刚才提到重要的力量,包括欧美日韩和中国,应该说我们在标准这块的工作从很早就开始了,在4G时代,尤其是中国移动全力参加到对于通信标准的制定之中,贡献了大量的文稿、贡献了大量的技术,积累了深厚的基础,也积累了深厚的影响力。在5G时代,我们更是如此。随着5G技术的快速发展,不仅仅是中国移动,中国整个产业界在标准组织的投入都比4G时代有了进一步的提高,包括华为、中兴这样的系统设备商,包括终端公司,比如OPPO、VIVO这些公司,我们中国移动都是和他们一起合作,争取在整个标准制定里面能够体现我们中国产业的引领作用,在5G技术方面的引领作用。当然这个标准制定不是说一个国家、一个区域去完成的,一定是一种开放的方式去做整个国际的标准。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持一种开放合作的态度,与国际上相应的各个国家、公司合作形成标准。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是全力保证5G第一版全新的标准能够按期成熟。现在,预期是在2018年6月份,5G的第一个版本就能够按计划推出来。

        主持人:谢谢,其他两位有没有补充的?

        冯毅:关于中国企业在标准化组织中的作用,十年前我们参加ITU和3GPP的时候,中国人的面孔不是特别多,只占5%到8%。现在参加瑞士的ITU会议或者3GPP会议,中国人占到参会人员的15%以上。我们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精力去做这方面的研发,包括我们在一些标准化组织里面的组长、副组长的位置,人员数量也比以往逐步增加。但由于历史的原因,我们要达到像欧美那样把持很核心的关键位置还需要很长的时间,但可以看到我们不断的进步。而且,不仅仅是我们传统认为的是由于厂家,比如华为、中兴、大堂来参加标准化;还包括运营商,以中国移动为首,还有电信、联通都在投入人力;终端的厂家;还有做芯片模组的;甚至今年的一个趋势是,高校的力量也投入到关于ITU和3GPP里面去。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我们在科技方面的进步也是非常大的,我们可以预见到在未来下一代6G的网络中就完全由中国或者我们也祝愿中国能来主导下一代的通信标准。

        记者:各位领导好,我想问一下VR在旅游、教育方面应用非常广泛,现在4G太滞后了,太慢了,大家体会比较深的是王菲去年在上海的演唱会,有1.3万人在看VR直播,但是体验非常不好。

        王庆扬:这位记者说的王菲演唱会VR,我也看,效果确实非常差,这个可以理解。因为在演唱会的环境下,中国本身网络的容量是非常紧张的,演唱会用户的流量非常集中,那时候网络资源是受限的。这个体现了我们将来做5G的价值,以更高的带宽和大规模的天线、更新的技术,能够提高覆盖整个区域的容量。将来5G的频谱效率比现在基本上可以提高3-5倍以上。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还要更大的频率带宽,比如现在4G是20MHz,到5G的时候就是100MHz的频宽。将来最少是6倍用户感知的提升。我们将来用边缘计算,将网关和服务器下沉,它可以大大减少现在的时延,现在4G网络的时延是在10几毫秒到30毫秒左右。到了5G的时候可以把时延进一步压缩在10毫秒以内,当然要把服务器下沉才能实现。如果服务器本身在长途的网络上太远的话,这个时延是很难避免的。通过5G的相关技术,它就生成了网络架构,比如在省集中有一个网关,在各个城市一些边缘的数据中心里面再部署一个下沉的网关,这样就可以把用户面的时延进一步降低。

        您刚才说的VR技术,它对时延是非常敏感的。经过我们的评估,它的时延要控制在20毫秒以内,它是包括了空中的时延和经过网络传输端到端往返的时延,要控制在20毫秒之内,就需要我们在5G的空口技术,还有5G的网络技术上进行相关的创新、不断降低时延,来满足像VR这样的业务需求。VR本身除了时延,它还有带宽的需求,如果带宽太低的话分辨率太低,用户的感知也不是很好。将来更高分辨率的1K、2K、4K的VR,它对带宽的要求也是相当高的。这个就相当复杂了,计算的方式、分辨率、全景、立体,这些对速率的要求相对比较高一些。如果是那种VR的游戏,效果比较好的VR游戏速率都会达到1G。当然那是游戏,游戏跟直播不一样,有些直播可以把要求放低一点。

        并不是所有的VR都要通过5G来承载,当然这是无线的。如果想把头盔和后面的网络断开,通过无线的方式,一种是5G,一种是WIFI。当然WIFI的活动地点受限,离WIFI的接入点要近一点,但不管怎样它也实现了无线的连接。并不是说我们一提到VR就一定是5G的,这个我们要更客观地看待VR和5G的关系。也许对一些室外的直播,或者室外比较重要的场合,可能会用到5G的VR。这是我个人的观点。

        记者:现在VR,包括3D模型,我想问一下,尤其中国电信,你们C端用户基础比较好,在战略方面是不是会专门开发一些面对C端的VR数据端这种策略?从核心网到基站,到目前为止,有没有从用户的需求实际做VR数据包?无论是教育,还是游戏,还是旅游?

        王庆扬:我们现在还在技术研究阶段,我们本身不生产VR内容,也许以后会做,中国电信IPTV目前也发展了很多用户,内容方面以后有可能会做。目前来说,主要是做技术验证,技术开发。

        冯毅:我补充一下。今天刚刚公布了腾讯第三季度的盈利增长是60%,大家觉得特别好,运营商应该提供更好的带宽,更好的网络速度来满足。用户愿不愿意花更多的钱,我们可以提供更多定向的包。但5G是一个非常巨大的网络,运营商也要考虑到它的回收期,平均每比特的费用一定会下降,但能不能下降到足以支持类似于VR这种成百倍的速度增长的这种业务,可能还会有一些差别。所以我认为从技术来说,只要5G网络上来之后,未来都可以实现大家所认为未来美好的VR、AR的应用,只不过消费的水平能不能达到。我们也希望用户们更多地选择更高附加值的增值类服务,一方面有更好的体验,另一方面对运营商来说增加收入,达到这种双赢。

        主持人:有一些问题三个专家可能回答起来有一定难度,比如未来资费这些问题,因为三位专家都是技术上的大咖,关于这块各位记者朋友如果有这样的问题,下来之后去相关的途径联系三大运营商。我们看还有没有问题?

        记者:我是经济日报的记者,我想请教一下三位领导,我想延续刚才的那个问题,我们现在用4G成本也不低,作为普通消费者来讲,如果到了5G时代,流量非常大,速度非常快,从三位运营商代表的角度怎么样降低消费者使用的成本?第二,刚才讲更多的是娱乐行业,和老百姓的生活使用速度会比较快。就你们现在了解的情况有没有产业方面的合作伙伴对5G的应用需求特别大的,讲一下你们合作的故事,看能不能分享一下。

        主持人:我觉得这个问题更多的还是从技术上面来讲一讲吧。

        丁海煜:我简单提一下您刚才问的第一个问题。从技术上来说,随着移动通信技术的发展,一代比一代的技术先进,提供的能力越来越强,在相同速率情况下成本是在降低的。我举个例子,4G跟3G相比,在同一个频谱带宽下,频谱效率提高了3倍,带宽也提升了,比如从原来WMA5M,现在是20M,提升了4倍。按照摩尔定律,相同芯片的情况下能提供的能力增加了10倍左右的能力提升,再加上摩尔定律不断发展,芯片不断发展,它的处理能力,在相同的成本下处理能力也在增强。在这种情况下,整体速率的成本是降低的。能给用户提供更高的速率,成本并不会跟速率成等量的提升。

        5G也是如此,5G的频谱效率是4G的3-5倍,它的带宽也是进一步比4G有一个大的提升,至少是100M的带宽。如果未来高频段是几百兆的带宽。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初期有很多研发的成本,包括我们在刚开始的时候芯片各方面都有一个成熟的过程。但是我相信随着整个技术和产业逐步阐述,应该说相同成本之下的速率给用户提供的体验是增加的,能够给用户提供更多、更好、更高速率的服务。这是我从技术上作一个解释。

        王庆扬:刚才这位朋友说的第二个问题是5G产业合作方面的,我讲一讲中国电信,如果说5G的星空口,现在还属于原型阶段,标准还没有做完,目前来说跟业界的合作更多的是在业务需求以及标准工作的合作推进方面,包括运营商之间,运营商和中兴、华为以及包括汽车行业等的产业伙伴,我们都有很多的标准上的合作。大家先把前期的业务需求场景做一些定义,然后再进一步推进标准工作。如果说在5G商用之前,一些实际的事情,比如NB-IOT蜂窝互联网,还有LTV车联网,这是基于LTE技术以及它的演进来做相关的工作。这方面有很多的案例,这里就不一一讲了。但至少NB-IOT大家都知道,中国电信跟深圳水务自从去年6月份开始合作,是全球第一个合作的案例;而车联网就更多了。

        冯毅:我补充两点,第一点关于5G能不能给用户提供更便宜的资费,刚才丁所长说了从技术来说是没有问题的,从单个流量包的资费来说肯定是下降的,现在1G的流量包是多少钱,未来是多少钱。未来用户用于5G的开支占他收入的比例方面也会下降,这个下降的趋势,例如:在十年前、二十年前每个月通讯的费用是七八十块钱,占到我收入的3%-5%;但现在还是这么多钱,但是占到我收入的1%,未来会更低。随着技术的发展,我们享受更好的通信技术的情况下,占收入占比的开支是不断下降的。这是第一个要回答的。

        第二个,跟产业的合作,我们跟车企进行合作,实现未来智能驾驶,比如对于路况的拥堵和红绿灯的智能判断。我们联通跟格力空调做一些智能空调,比如它可以判断出这个用户喜欢在室外什么温度喜欢在什么时间段的情况下开启空调,通过这些数据分析,未来就可以自动化地适应你的习惯。未来5G发展的基础非常多,我们跟各行业探索,探索需求是什么,怎么满足你。一旦明年5G标准固定下来后,以及后续的不断完善,5G会逐步走入大众的生活中去。

        记者:我是新华社的记者,我想问一下关于5G的研究和商业化应用方面,三大运营商有没有国际的合作项目,有没有相应的部署规划?

        主持人:这不是他们三位的领域吧,三位主要是技术负责人。

        丁海煜:我想说一下中国移动,涉及到未来国际运营商的商业合作,这个由我们公司内部权威的人士解读。中国移动在5G的推广过程中,我们也是用国际的推广方式,包括ITU和3GPP,跟国际组织的合作是非常紧密的。我们中国移动有一个GTI合作组织,这是我们中国移动主导的国际产业合作平台。这个平台运行了五六年的时间,最早推出这个平台的时候是为了推动自主知识产权TD-LTE的标准,目前来说是非常成功的,我们中国移动已经在正式运营我们TD-LTE的4G网络。这个组织目前来说已经有157个运营商、130个厂商,还有27个垂直行业的产业成员在里面一起来推动,这是一个完全国际化的组织。目前,这个组织也已经进入到2.0阶段,已经明确了在5G这个领域国际产业的合作目标。这块也是不断通过这个平台推动国际产业一起合作,做好5G的工作。这两天还在伦敦GTI的峰会,跟国际产业一起来推动5G的发展。

        主持人:各位记者提的问题都非常好,三位嘉宾的回答内容也很丰满,可能各位需要消化一下,技术的东西比较多,感谢大家的热情参与。在高交会期间如果各位记者朋友工作生活上有什么问题可以向我们新闻中心提出来。大家可能已经感受到了,以前我们新闻中心只是在207有一个简单的场所,今年也希望大家能感受到我们新闻中心的诚意,搬到这么大的空间,我们相信包括在就餐、休息、工作方面也为大家提供了比较好的条件。如果大家还有什么好的建议多对我们提出来,我们在以后的工作中予以改进。今天的记者服务广场就到这,谢谢大家。明天两点半也在这里有下一场记者服务广场,谢谢大家。

        (来源:高交会新闻中心   经业路网整编,以便行业人士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