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互联网与“智能+”如何为制造业赋能增值?

摘要 在技术和市场的双轮驱动下,工业互联网与人工智能的融合发展已成为基本趋势,这为“智能+”的深入推进提供了现实路径。张启亮表示,对企业来讲,工业互联网的重构作用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重构服务模式;二是重构商业模式;三是重构生产模式。
        当前,伴随着网络信息技术与工业不断深度融合,以及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新型工业形态的不断驱动,工业互联网已成为世界主要工业国家抢占国际制造业竞争的重要板块,也成为各国寻求经济新增长点的共同选择。
 

        在我国,工业互联网进入了怎样的发展阶段?如何实现工业互联网与人工智能的融合?工业互联网与“智能+”如何为企业增值和赋能……在近日举行的2019数博会“工业互联网与智能+”高端对话现场,来自工业互联网与智能制造领域的国内外专家、学者和企业家齐聚一堂,以“工业智变,数化未来”为题,从技术应用、安全、变革等多方面切入开展对话,各抒己见,分享实践真知,从工业互联网体系延伸到工业互联网应用,突出新旧动能转化过程中,工业“智能+”引领的数字未来,为推动我国工业互联网和“智能+”的发展建言献策。

        立足未来,“工业互联网与智能+”已成发展趋势

        工业互联网是工业数字化转型浪潮下工业体系和互联网体系深度融合的产物,是新一轮工业革命的关键基础设施和重要支撑。在技术和市场的双轮驱动下,工业互联网与人工智能的融合发展已成为基本趋势,这为“智能+”的深入推进提供了现实路径。

        会议现场,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信息通信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常委余少华以《工业互联网正重塑制造业——数字经济新动能》为题进行了主旨演讲。在余少华看来,网络空间与阳光、空气、水、食物同等重要,已经成为人类的第五疆域,是使用人数最多、产业带动最大、影响范围最广的领域,成为生产生活的重要基础设施和国家重要的战略资源。网络正深刻改变着全球的经济格局、文化格局、安全格局、竞争格局。

        当信息成为拉动世界经济的主引擎,工业互联网也成了各个发达国家正在重塑制造业实现数字化的一个着力点。为此,推进工业互联网网络平台安全三大体系建设,对“中国制造”的意义重大,且时不我待,需要同步建设工业互联网智能和物理的关联工厂,努力打造企业的“智脑”。

        与此同时,工业互联网也在重构我们生产生活的各个方面。徐工集团CIO、徐工信息创始人兼CEO张启亮指出,对企业来讲,工业互联网的重构作用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重构服务模式。他表示,原来企业、设备在服务的过程中都是被动的,但是有了工业互联网平台,可以预测未来设备出现故障的时间。

        二是重构商业模式。以往的企业都是通过卖产品来获得利润,得以生存。但是有了工业互联网平台,这个模式从卖产品向卖服务转变,这将重构整个商业模式。

        三是重构生产模式。未来一定是以客户个性化定制为中心的生产模式,那么如何打通客户和企业之间的屏障?他指出,工业互联网平台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抓手,我们可以消除客户与企业之间的隔阂,实现数字化的沟通,从以产品为中心的生产模式转变为以客户为中心的生产模式。

        对于工业互联网环境下,市场、消费者正在发生的一些变化,德国人工智能研究中心前主任Detlef Zuehlke举例表示,工业互联网的本质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网上下单”,更重要的是货品如何更快更高效地交付给消费者。当消费者通过鼠标点击“订单下达”的按钮,他们希望明天就能收到这样的商品,这是工业互联网必须要面对的一个现实。所以他表示,未来的生产将会是线上驱动、规模化、及时交付的模式。因此,企业的工业互联网转型一定要对生产流程重新调整,能够确保让商品在全球的不同地方实现更快速流动。

        不惧挑战,开放融合安全拥抱新未来

        工业互联网带给我们对于未来的美好畅想,但是相比于传统的工业运营技术和信息化技术,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复杂程度更高,部署和运营难度更大,其建设过程中需要持续的技术、资金、人员投入,商业应用和产业推广中也面临着基础薄弱、场景复杂、成效缓慢等众多挑战,将是一项长期、艰巨、复杂的系统工程,当前尚处在发展初期,存在诸多问题。

        对此,华为技术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张顺茂指出,开放性是首先面临的挑战。“工业互联网为什么相比消费互联网进步较慢,就是因为工业互联网的开放性不如消费互联网。”他表示,许多行业与企业有自己的知识产权、数据和商业机密,这些通常是在一个闭环里运行。“把这些一下子全拿出来放在工业互联网上进行开放和共享肯定是不现实的。”因此他指出,工业互联网的开放性、共享性与企业行业的知识产权、商业机密之间的平衡需要一个过程。

        同时他表示,融合也是工业互联网发展面临的重大问题。因为工业互联网需要OT界的人员和管理体系与IT、CT界的人员和管理体系之间的跨界融合。如何让IT界的人说OT界的语言,OT界的人说IT界的语言?其实把语言统一起来的过程就是大家的价值、观点、管理形成共识的过程。

        在工业互联网领域,华为致力于做“黑土地”,就是助力各个实体经济能够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增加新动能。“这个新动能是通过IT、人工智能、大数据、云等各种新技术来驱动实体经济的升级改造。”张顺茂介绍,国家电网的互联网化是工业互联网转型的典型案例。他指出,目前我国的配电网和用电网存在巨大的问题,一个普通的配电小区有200多个配电的设备,但这些设备都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亚终端,出现问题需要逐个进行人工维修。再将范围扩大一下,我国有480万个充电桩都处于未连接、不可管的状态,数字化程度低。张顺茂认为,国家电网配电、用电不可视等问题可以通过工业互联网来解决,让配网终端具备边缘智能的功能,再用云计算将各个设备连接起来。

        在提高工业企业生产和管理效率的同时,工业互联网也会带来全新的网络安全挑战。奇安信集团副总裁左英男认为,工业企业面临的安全挑战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工业主机的安全防护,二是工业大数据的安全风险。

        创新驱动,让工业互联网为经济发展赋能

        作为我国航天事业发展的主力军之一,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深刻认识到信息化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是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迈向中高端的必由之路。结合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实践,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党组副书记、总经理刘石泉在现场分享了自己的观点。

        刘石泉表示,要实现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必须通过技术、商业模式,管理的不断创新来适应时代发展的潮流。2009年,航天科工集团率先提出了云制造理念,依托完整的航天工业体系和新一代的信息技术发展优势,全力打造以云制造为特色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已经逐步实现了工业大数据与工业互联网平台的融通发展。同时他认为,工业互联网不可一蹴而就,它需要一个较长时间的分步实施阶段,一定要做好顶层设计。首先,企业要根据自身的状况优先选择切入点,有一个整体规划。其次,工业互联网推进过程中不管是边缘计算、还是私有云建设,都需要云边协同。另外,他认为随着时代的发展,哪些数据放在工业云,哪些数据放在私有云上,最终都要形成一个混合云,这样才能避免重复建设、避免信息孤岛。

        浪潮集团执行总裁、浪潮云董事长兼CEO袁谊生围绕浪潮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分享了自己的认识。在袁谊生看来,作为数字中国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企业数字化转型正在进入深水区,工业互联网与“智能+”正在重塑IT行业的研发、建设和开发模式,并且正在成为一些国家综合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袁谊生认为,要推进工业互联网落地,需要把新兴IT技术与工业技术进行深度融合,同时实现产品上云、设备上云、产业链上云,再利用智能化工具,满足不同行业需求,为企业的发展增值和赋能。

        会上,非营利组织日本工业价值链促进会(IVI)总秘书长渡部裕二介绍了CIOM互联产业开放框架,这是IVI推出的一个概念,也是日本政府在强推的一个系统。据了解,该开放框架目标是,在制造业设备供应商不同的情况下,基于现有框架用最简单的、开放的一种机械化系统,对这些设备进行联机,以实现同等基础数据互动、联动价值流程。另外,IVI也希望能够把数据当作知识产权,通过关注数据的所有权来保护数据。简单而言,这套框架就是实现机器到机器的连接、系统到系统的连接、平台到平台的连接。其核心就是挖掘数据的价值。

        “数字技术、智能技术并不神秘,着眼于现实,随处都可以创新。”华中科技大学教授李培根用案例对如何进行工业互联网创新进行了阐述。在现实生活中,仅仅把工业互联网提升到信息化和数字化水平远远不够,他认为中国现在的企业数字化、智能化,还是要聚焦在产品的创新上面。应该以提高劳动生产率、降低成本为主,更多地在场景中去解决实际的问题,那将会给行业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来源:人民邮电报   文/杨赞,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业路网对本文内容观点的赞同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