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热潮过后,下半场需要重点关注的五大核心

摘要 才刚过了半年,一部分自视甚高的区块链从业者或许做梦也想不到这么迅速就从人生巅峰跌入谷底,区块链过去的那一整套玩法已经不灵了,所有以资金盘和做庄为依托以实现收割目的的区块链项目都逃不脱被熊市洗刷出局的命运。区块链的下半场又该怎么玩呢?
        在半年之前,大家都在常谈区块链,各种三点钟无眠社群热闹非凡,各式区块链峰会旌旗招展,甚至“连睡觉也是多余的”,区块链投资机构和项目方还以一种“降维攻击”的视角将传统投资机构和项目归类于“古典物联网”,得意之情溢于言表。然而,此一时彼一时,如今三点钟社群的成员,有的币价归零了,有的微信号被封了,有的被控诉血泪文。
 

        人间才过了半年,币圈却像过了千年。一部分自视甚高的区块链从业者或许做梦也想不到这么迅速就从人生巅峰跌入谷底,被无情地打入了自己所鄙夷的“古典”类别——成了“古典区块链”。套用CoinTiger创始人Frank Ling的一句非常经典的描述来形容当下泥沙俱下的区块链环境:本来广袤的草原上,草和牛都没有了,剩下1000只扛着量化交易镰刀的狮子互相收割,生态环境垮塌了。

        如果说币圈生态的垮塌属于内忧,那么监管的围剿就是外患了。一方面,政府出手,8月24日,银保监会、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5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8月28日,中国互联网金融举报信息平台将代币发行融资纳入互联网金融举报范围,意味着围绕“币”的名称开展的金融活动都被纳入严格监管。据传,该系列举措是为了稳固94一周年的成果,抑制死灰复燃的各种币圈乱象。另一方面,处于链圈的传统互联网巨无霸BAT一改往日与币圈“进水不犯河水”的姿态开始进击,腾讯封微信,百度关贴吧,阿里堵场外交易,原本互相看不上眼的巨头们在围剿币圈的战役中可谓配合地天衣无缝。

        毫无疑问,区块链过去的那一整套玩法已经不灵了,所有以资金盘和做庄为依托以实现收割目的的区块链项目都逃不脱被熊市洗刷出局的命运。如何学习互联网泡沫中的亚马逊和阿里,穿越牛熊并最终成功奠定商业版图?内忧外患中,区块链的下半场到底怎么玩?相信这些都是区块链从业者和信仰者们最关心的问题。

        未来的区块链一定是围绕着使用场景而展开的,而不可能是通过“炒币”凭空注入价值的。大浪淘沙过后,生存下来的一定是能够遵循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帮助实体经济提升效率或降低成本的项目。

        区块链的下半场,需要重点关注下列五大核心判断:

        1、示范性的商业应用落地是当前区块链领域的最大挑战也是最大机会。区块链的生命力在于其商业应用的大规模落地和社会效益的实现,可以让更广泛的社会群体充分感知其普世价值。这是全行业的期待,也是当前区块链行业发展的瓶颈。一方面,联盟链通过防篡改、可溯源等特征以降低信息不对称,实现数字确权,是一种重要的效率提升手段,最先落地会在那些对数据和流程的真实性和可靠性有需求的领域,如金融、溯源等行业;另一方面,公有链的意义在于对传统经济系统的通证化改造,重新定义生态内的产、消等各方的分配关系和组织形式,适合用在那些缺乏有效分配机制或可靠激励体系的分布式商业经济系统,是对现有商业形态的颠覆式变革。

        2、资产流量的争夺战将决定公链的排序。在BAT主导的传统互联网时代,流量为王是至上的铁律。如果说互联网时代是人类的数字化迁徙,那么区块链则是物理世界的数字化迁徙。区块链重塑的不仅是人类之间的价值交互,更具意义的是未来AI时代物理资产之间的协作关系。在人类的数字化迁徙中,基于人类活动的社交、电商、搜索等流量场景缔造了BAT的商业帝国;同样地,在未来全面发生的物理资产数字化迁徙中,公链作为价值高速公路的基础设施,所服务物理资产的流量,将决定公链在赛道中的排位。

        3、大量币圈项目会通过收购实体企业来实现商业落地和法律合规。有着雄厚资本加持的币圈头部机构缺的是使用场景,实体企业也正好有资金诉求,两者的结合可以说是各取所需。合规层面,币圈项目也有强烈的诉求通过收购政府监管体系内的实体企业以摆脱“法外之地”的运作模式。例如,8月17日,Penta 基金会宣布以每股0.02澳元的价格成功收购澳大利亚上市的物联网企业 CCP Technologies,该收购获得澳洲证券交易所监管部门的批准,开创了全球用数字货币(Token)收购上市公司的先河。8月27日,火币集团以6.03亿港元的代价成为港股主板上市公司桐成控股(HK.1611)实际控制人。

        4、DAPP生态将从数量导向向质量导向转型。许多主流公链号称已经有上千款DAPP在运转,但根据加密货币研究员Kevin Rooke的研究,当前以太坊和EOS这两大公链平台上日活用户数超过300人的DAPP一共只有8个。尽管数量唬人,但所有这些DAPP的日活之合,甚至还不如中国的任意一款主流APP,而且活跃DAPP的类型基本属于去中心化交易所(DEX)以及游戏的范畴,向实体经济的渗透还比较有限。这背后的瓶颈固然是公链的低性能和高交易成本,更重要的是公链生态的衡量标准需要从看DAPP数量向商业项目的质量转型。这就好比衡量一家证券交易所的标准并非挂牌上市企业数量多少,而是成功孵化出哪些厉害的企业。

        5、以退为进是项目方给社区注入信心的关键。BTC能够在熊市中表现稳定,而EOS却备受诟病,并非技术上的优劣势真正如此明显,不得不提到一个关键的不同点。中本聪在完成BTC的运转之后功成身退,完成了一次区块链历史上最伟大的“跑路”,相较而言,EOS却愈发显得中心化,EOS核心仲裁论坛(ECAF)不停地以大权独揽的姿态做出各种决策,使得有人开始建议EOS不要自称“区块链项目”了。中心化的倾向在普通项目中更加普遍,大量项目方在开销上不透明,在治理上独断专行,显然有悖于区块链的初衷。未来真正得以长久的区块链项目必然要向BTC一样回归社区,以退为进才是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

        (来源:巴比特,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业路网对本文内容观点的赞同与支持。)